当前位置:上坝信息门户网 > 历史 > 「找有路子的干一票2019」读《果园与歌者》

「找有路子的干一票2019」读《果园与歌者》

「找有路子的干一票2019」读《果园与歌者》

找有路子的干一票2019,一阵黄河两岸的热风拂面而来,鼻翼留香,淡淡的书墨气儿惊扰了我的梦境。耳边这随风歌唱的是黄冠杰老师的《果园与歌者》。

这些质朴的情怀与华丽的文字在这夏末的清晨再一次叫醒了我。无数个诗意的惬意的少年的记忆,或清晨或午后被风摆弄书页的声音喊醒,感受田园牧歌式的生活。

去年冬末,穿过一座座高架,等过无数个红绿灯,挤过川流不息的车流,厚着脸皮和警察叔叔商量我就停一会儿后终于拿到了这本《果园与歌者》,我想它从巴黎到中国的时间也没有我来拿它的时间长。

打开书页就嗅到了浓浓的怀乡之情,我的心也浸润其中。这不仅仅因为我也是漂泊的浪子,更是因为我和黄老师来自于同一个故乡。文中那割舍不掉的故乡的山山水水,民风民俗,永远牵挂着的年迈父母,对过往故乡岁月的无限怀恋,我都感同身受。我在读黄老师的文字,也在听自己的心声。我常常惊叹于一个游弋于华丽诗章的诗人说起故乡会时常有土得掉渣的情感,而就是这土的掉渣的情感时时震撼着我。故乡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无论走到哪里,故乡的每一个细节都不会忘记。

我曾经问过黄老师:到今天这地位是很顺利呢还是也经过了一番波折?我自认为凭黄老师的才华他的国外奋斗之路不会有多曲折。但黄老师斩钉截铁地说:很波折。当我打开这本书我见证了一个华人青年在异国他乡的艰难奋斗历程。记得工作后最后一次和黄老师联系是在90年代末。后来我也离开原单位去南方闯荡。在战战兢兢中,在不敢有一丝松懈的工作中再也无暇联络故交旧友。当近十年后回到济南才知道黄老师竟然去了法国,竟也是在同一年我去了南方,黄老师却走的更远,竟然是欧亚大陆的西岸。而这中间我竟认为黄老师一直在齐鲁晚报社。我是真的赶不上黄老师的步伐了。

一直惊艳于黄老师华丽的文字。极质朴的情感与极奢华的文字都是我的最爱。黄老师的文字颇有泰戈尔之风。上学时就想模仿,到现在也远远模仿不成。读书时黄老师送一本《不朽的幻象》,读了又读,觉得那文章极适合自己读,能懂的情感,羡慕的语言。可惜后来在漂泊中竟然不知去向。读书时,每每绉一首小诗,涂一片小文都要拿给黄老师看,让他给下个定论才会放心。慢慢竟产生了依赖感。以至于毕业后在写作上就失去了方向,也许如果没有过早分离,说不定还真培养了些写作水平呢!

《果园与歌者》一直摆在案头,每有空闲就拿来读读,增加一些内心温暖,增加一些生活的力量。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上一篇:湖北安陆“水华”处置:已采取措施 出水好转明显
下一篇:科学家在普通电子产品中创建量子技术 有望打破摩尔定律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
个税起征点拟提升 专项附加扣除有利于税制公平